Archive for 10月, 2009

“艾滋女事件”突显网站社会责任有待提高

发表于10月 19th, 2009 in 未分类 | 5 评论 »

“艾滋女事件”突显网站社会责任有待提高

/高胜宁

核心提示:连日来,一篇大意为容城“艾滋女”开博曝光数百性接触者的消息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记者从容城有关方面调查了解到,容城县贾光镇贾光村确有闫德利其人,目前当地盛传其前男友不满二人分手,遂以闫德利名义开博毁人。1018日,闫德利回到家乡并接受容城县疾控中心的体检,她坚称自己没有艾滋病、博客里说的不是真的。记者也从容城警方了解到,经过警方调查,初步认为“艾滋女开博曝光279性接触者”的博客并非闫德利亲手所写,而是“幕后黑手”、闫德利前男友蓄意诽谤之作。(据《燕赵都市报》)

 

从“伊莱克斯女助理事件”开始,一切关于色情的,欲望的,性爱的,隐私的话题,只要有源头事件,皆可以互联网上掀起轩然大波。基于博客、论坛的垃圾性爱文字和图片,在如今高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上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网络上迅速走红的闫德利成为距贾君鹏事件之后,有一个被媒体所津津乐道的热点话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夜之间的蹿红,与媒体的无限放大不无关系。

据最新报道,闫德利本人已向当地警方报警,并做了艾滋病检查,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媒体记者的不断挖掘,幕后的当事人——“疑似闫德利前男友”也被曝光,但最终该说法是否成立 ,还需要媒体们的不断跟踪报道。

截止2009630日,中国互联网人数已达3.38亿人,已居全球之首。如此庞大的数字,对于制造一个全民话题,再简单不过了。自香港闹出“艳照门”后,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些不同版本的“艳照门”纷纷上演。比如“海运女”,一些激情照片被其男友在网上公开,闹得人所皆知。不但国内“艳照门”层出不穷,国外也不敢寂寞,也闹出了艳照门事件,比如今年62日开始在韩国网络流传的韩国某著名男星的夜店艳照,引起了韩国网民的关注;菲律宾也闹出了“艳照门”事件,菲律宾一名华裔整形医生与一位女演员的性爱录像被上传到网上,成为菲律宾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

纵观近年来所有网络热点事件,除民生类话题(如灾难、反腐等)之外,全部与色情内容有关。2008年年底,被称之为“上海东楼KAPPA女”的上海某网友在自己空间上传了一段长达数分钟的性爱视频,被网民追捧,四处传播,最终该女子被以“传播淫秽色情罪”被伤害警方逮捕。但之后又陆续出现“上海海运女”、“90后脱裤门”、“摸奶门”以及“浦东钱柜女”等一系列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热点话题,抛开打击报复话题之外,我认为,站在网站自律和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网站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各大网站虽然加大了监管力度,对敏感话题,色情内容,安排专人团队进行24小时监测,但为了网站流量和知名度所采取的一些做法令人难以推崇:

一方面是监管团队不遗余力的删除色情涉黄内容,一方面是网站编辑为了热点话题以及频道流量,不遗余力的将热点涉黄新闻进行推荐,导致好事网民通过了解新闻报道,进而四处搜索寻找“庐山真面目”。同时,一些中小型网站,在出现热点词汇之后,通过SEO等技术手段,吸引流量 ,更有不发分子,乘机劫色敛财,病毒往往会伴随着热点事件的出现而出现!

高胜宁:体验网络公关的魅力系列(一)

发表于10月 18th, 2009 in 未分类 | No 评论 »

高胜宁:体验网络公关的魅力系列(一)

 

/高胜宁

[编者按:中文互联网史上有很多经典,如果把网络公关当做一门历史来研究的话,他的兴起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中国网民乘几何数字的增长是离不开的。而专业的公关从业者,有必要对过去的历史有清晰的认识,“以史为鉴”,只有熟知过去所发生的经典,才能更好的为客户服务,才能更加系统的掌握专业知识。作为一个资深网民和专业的公关行业的从业者,《体验网络公关的魅力》系列文章,将尽其所能的为大家奉献过去曾发生的一系列影响至今的经典案例,希望能对各位读者有所帮助。]

 

老榕和他的“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

 

1997112日,著名网友老榕在四通利方体育沙龙(现新浪网体育沙龙)发表一篇名为《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传奇文章,该文是在1997年十强赛之后,球迷老榕在网上贴出了这个仅有两千多字的帖子。然而,就是这个帖子,在当年令无数人在自己的386前潸然泪下。各大报刊争相转载,老榕因此一夜成名,从此也奠定了老榕在互联网历史上的地位。

在当时,大多数人还在为20元一小时的上网费发愁时,一篇文章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除了当时特殊的历史现状和国内的足球环境之外,传统媒体的推波助澜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这篇文章不仅在中文论坛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而且在网络公关史上地位更高,用“鼻祖”一词来形容并不为过:

Ø  让国内具有领袖意义的传统纸媒《南方周末》全文转载,第一次引发了传统媒体对网络媒体的关注,大多数记者从此多了一个收集材料和挖掘素材的渠道。至今的网络事件炒作的判定标准之一就是传统媒体是否跟进报道。

Ø  让一个叫“老榕”的ID在互联上红极一时,影响至今。

Ø  直接带动了无数人对四通利方论坛的关注。

Ø  48小时点击量超过两万(1997年上网人数仅为67万人,如果按照现在3.38亿互联网用户来算应该是1000万以上的点击,甚至更高,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相当惊人)。现在,网络公关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就是点击率。

Ø  被当时几乎所有的中文论坛转载,而后又被600余家传统媒体转载,平网共振规律在当时已经凸显无疑。

 

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

老榕

9岁的儿子是这样的痴迷足球,从不错过“十强赛”的每一场电视,对积分表倒背如流。他不知多少次要求去球场看一次“真的”足球。可怜他在福州,几年来只在福州看过一次香港歌星和福州企业家的“球赛”,去年夏天在厦门看了一场“银城”。就连这样的球赛,他都记得每一个细节,念叨到今天。想想孩子实在可怜,一咬牙,1029日,我们一家三口登上了去大连的飞机。孩子都乐傻了。为了去大连。我们一家还专门备齐了御寒的大衣。儿子还专门要求在衣服上缝了一面小国旗。

到了大连,一下飞机,大家一看我们这南方口音的一家这副打扮,就知道我们是干嘛来的,处处感受到大连人的热情。出发前,我和一位只见过一面的大连朋友通了个话,打听温度什么的,没想到这哥们其实是个款爷,一听我们这么大老远的专门来看球,专门派了公司最豪华的车子,亲自来接, 说“代表大连人民欢迎福州小球迷!”到了宾馆,立即惊动了经理,亲自出来要“好好接待远道来的小球迷”。晚饭时孩子激动得吃不下饭,幸亏大连朋友一直藏着球票,骗他说不好好吃饭就不给票。可怜我调皮的儿一下子就变乖了,忍着口腔溃疡的难受,痛痛快快地吃完了饭,最后一口还在嘴里,就急忙要票。拿到票就紧紧捏在手里,给餐厅里每一个人看:“我有票啦, 明天看球啦!”

这个餐厅我永远不会忘记。里面的侍者竟然全是慈祥的50多岁的老头。 我要特别感谢的是其中一位侍侯我们桌子的老人。当时他对我儿子说了句:“明天比今天再冷点就好了,那卡塔尔队哪见过这天气。”我儿子竟然记住了这句话,回房立即找来大连晚报,一看直叫不好:“明天比今天高5度!” 还好有这个心理暗示,不然我儿子第二天怎么办!第二天不到中午,儿子就催我出发。哥们仍然派来了专车。车到60公里外的金州,已是人山车海。我注意到满街都是警察。我儿则仿佛到了朋友中间,急忙拿出他早早预备下的喇叭、望远镜横七树八地挂在胸前,扛上刚买的一面大一些的国旗,和根本不认识的几乎每一个人兴高采烈地大笑。

上看台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气氛有点不妙。几十位公安同志牢牢把住入口,好象夹道欢迎一样,面容严肃,毫不客气地挨个搜身,我们的可乐、矿泉水一律被扣下。儿子却也满不在乎,照样兴高采烈地向他们笑,终于感染了这些严肃的人,一位头目似的公安还微笑着说:“让这南方孩子先过去吧!”

到了看台,密密的防护网把我们和球场隔开,我觉得很不舒服。儿子却兴高采烈不管这个。隔壁看台是正对主席台的“大连球迷协会”,显然有组织,还有一个军乐队,开赛前一个半小时就不断演奏,儿子高兴地随着他们又唱又叫。开赛前一个小时,场上就出现了火暴的场面。先是一个自称“小地主”的锦州球迷不知怎么溜下了把守严密的跑道,展开一幅巨大的“精忠报国”的条幅绕场一周;接着一群脸上涂着国旗的天津汉子展开了一面有一个看台那么巨大的国旗也绕场一周。开始我以为他们是经允许的,直到他们 接近主席台时被大批军警包围并护送回看台,才知道是自己溜下去的。 此时场内欢声雷动。接下来的赛事我就不提了罢!从一比二开始,球迷其实就很“冷静”了,太冷静了!

这时夜幕降临,温度很低,大家心里更凉,没法不冷静啊。全场的“中国队,加油!”变成了整齐的雷鸣般的“戚务生,下课!”这时,全场人,包括隔壁的“半官方球迷”,都在为卡塔尔的每一次进攻欢呼,为中国队乱七八糟的“进攻”而“冷静”!只有我可怜的儿子还不懂为什么这么多人突 然不叫加油而改叫什么人下课,继续挥舞他手里的国旗嘶哑地叫着“中国队,加油”。我周围的东北汉子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好几个汉子红着眼框上来劝我们“领孩子先走吧,别往下看了!”急得我儿子要和他们拼命。

13时,场外放起了礼炮。全场人大声应和。看台上有人打出了“中国足协,洗了睡吧”的大横幅。有人不知是否有意,把看台上原先“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横幅的后半句卷了起来,剩下的前半句看起来确实够惊人!我觉得有人开始紧张了。大量军警悄悄开进球场周围。每一个看台的栏杆前都站着一排穿棉大衣的高大警察,面向观众。

终场哨声响了。可能是我的感觉这时也出了问题,觉得一时一片宁静。片刻,场内爆发出雷鸣般悲壮的掌声和欢呼声,只有我儿子终于在寒风中站立了二个小时后无力地坐下了。卡塔尔队兴高采烈地在场内围成一圈跳起了舞,隔壁半官方的啦啦队和全场观众竟然一片欢腾!这时,看起来确实有点紧张的警察开始要求观众快快离开。我儿子坐在看台上赖着不走,说要等中国队出来向观众致谢,再亲眼看一看他心爱的海东。这时场内灯光已经熄灭,中国队早已逃一样消失了,连起码的出来鞠个躬的人都没有。这时我已经说不出话,旁边一位警察友善地上来对我儿子说:“孩子,他们不敢出来见你啦。咱快走吧!”警察在孩子心中还是有威信的,儿子在他的搀扶下,一步一回头,走出体育馆。 我们是最后走出这个看台的,身后是几十位军警的人墙,马上堵住了入口,防止人们回冲。那位好心的警察看外面一片混乱,担心我们这外乡的孩子,一直送我们到停车处。经过主看台时,见上万人死死堵住出口,“戚务生,出来!”的喊声惊天动地。这时,天真的儿子竟然还对我说:“我们也等一会,他们出来时我让海东签个名。”我的泪水终于夺框而出!

到了车前,大连哥们派来的司机早已发动了车子焦急地等着。我们上车时,这位半天没说话的警察终于用红红的眼睛瞪了我一眼,说了半句话:“你看你,这么大老远的带孩子来……”

车子飞快地离开金州。我发现金州城里的道路突然全部变成了单行道。每个路口都有警车,车子只许出不许进。儿子趴在后窗上,看着金州城消失在夜幕里。

回到酒店,来到那个餐厅。全部侍者都热情地围上来,每个人都笑容满面, 不过都小心奕奕不提足球二字。我们都无心吃饭,那个老侍者不知怎么哄得儿子吃了几个饺子。儿子还对他说了句:“今天就是太热了点。不然我们准赢!”说得旁边的人摘眼镜。其实天气真冷。我只想喝酒,奇怪的是餐厅里竟然找不到酒了!回到住处,小冰箱里的酒也突然消失了。第二天上午我们离开时才知道,一听到球赛结果,细心的酒店经理就把酒藏起来了。“我们大连人习惯了,人家一家穿过半个中国来看这场球,一定好受不了”。

现在,我们回到了福州。在金州买的一切,包括球票、国旗,儿子都细心地包好放在他的箱子里。睡觉前懂事地对我说,12号就不去大连了吧,早点放学回来看电视。还保证以后好好做作业,乖乖吃饭,2001年时,再去大连。都睡下了,又说了句:谢谢爸爸!”

打开离别了几天的电脑,我突然心如刀绞!儿子,我不该带你去看这场的。

今天清晨,老榕又再《体育沙龙》里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的帖子会有此共鸣!”

“此时,我庆幸我在儿子出生前几天从美国回到祖国,生活在你们这样的同胞们身边,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啊!从何说起?”

“各位,我已经把你们全部的帖子下载,过几天会刻成CDR,留做永恒的纪念.。首先,我欣慰地告诉各位,我儿子已经完全恢复。令我特别担心的今天从大连回来的第一天(我指周一,该是昨天吧?)上学,儿子一切正常。我决定还是让他继续热爱足球。我相信有了金州之行,他已经长大.我决定在不影响他学习的前提下,陪他看好每一场球赛(现在以电视为主,假期我会尽可能带他去现场),再大些,我会把各位叔叔阿姨的帖子给他看。我保证,2001年,他本人会亲自出现在这里!”

“现在,我声明如下: 我的帖子《1031:大连金州没有眼泪》是属于大家的。本人仅保留署名权(老榕),放弃一切经济权利及转贴、发表的权利。本人对此文的真实性负责。 如有修改,修改部分由修改者负责。相信有这么多人看着,什么叫“原文”,不会发生问题的吧。如此贴的发表获得任何经济收入,请以“中国网上球迷”的名义尽量转换成现金交希望工程,不方便的请以同样名义购买足球赠与您身边的小学。海外人士请托国内亲友办理。请不要太麻烦!如果这个建议给您添了麻烦,请海涵!以后此事不必再经我同意,方便的话,在此告知一声即可。我经常来。

“唉,不是中国足球不行。是这个足球领导班子太有问题。希望大家和我们全家一样,正面迎接11061112、还有20022006……的到来,不要在痛苦前掉过头去.。要说的说出来,只要是真的!”

“最后,请全体网上爱国球迷受我们全家真诚一拜!”

 

在那个年代,互联网并不普及的情况下,《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所缔造的奇迹,在现在看来依旧未能超越。当前越来越多的网络奇迹一次又一次的在互联网上缔造传奇故事的时候,我们忽然发现,早在10多年前,已经悄然在发生。

 总结:

 网络公关随着互联网的诞生而产生,这个行业没有鼻祖,只有领头人。如果说一定要找出一个缔造者的话,王峻涛(老榕)算是第一个。行业标准的制定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网络公关目前遇到的现状,但有几点从一开始就有:

Ø    传统媒体是否跟进报道

Ø    是否有一个传播源,即发帖人是否是一个资深网友

Ø    自然点击率是否达到预期要求,其他网站是否有跟风转载